纏足穿的〝弓鞋〞與跳舞穿的〝舞鞋〞有什麼關聯?有啊突發奇想、胡思亂想中得來的聯想是也。

kt67.jpg 

首先得先從〝纏足〞說起。纏足就是裹小腳,起源於何時,眾說紛紜,從夏禹開始、商朝、春秋、戰國、秦、漢、晉、六朝、隋、唐、五代,直到宋,各有說法,屬於神話的說法是從商代的妲己開始,傳說她是由狐狸變成的(狐狸精的由來?),通體都成功的變成了人形,除了一雙腳,因為怕被人看到會穿梆,所以就用布把腳包裹起來,由於妲己是紂王的愛妃,於是宮中女子便有樣學樣的照著做,這一包裹就流傳了數千年。其二,就是為眾人所熟知的纏足始作俑者是窅娘(窅,音咬),窅娘就是很有名、很會作詞的南唐李後主李煜的後宮(我猜應該是舞伎)。據說窅娘最擅長跳《霓裳舞衣曲》,常在蓮花形狀的臺上跳舞,她的舞俯仰搖曳之態,李後主特別覺得動人,原因就在於她的腳一雙小巧玲瓏的腳,更因而得到李後主的寵愛,。窅娘喜以白帛纏縛雙腳成新月狀,於是,後宮佳麗為博取男人主子的恩寵,也競相將雙足纏得小小的,之後即形成一股風潮。元末明初陶宗儀的《輟耕錄》卷十引《道山新聞》曰:南唐李後主宮嬪窅娘,纖麗善舞。後主作金蓮,飾以寶物細帶纓絡,蓮中作品色瑞蓮,令窅娘以帛繞腳,令纖小,屈上作新月形,素襪舞雲中,迴旋有淩雲之態。另有周汛與高春明所著的《中國傳統服飾形制史》一書中所記:從宋代開始,在婦女中出現了纏足陋習是。纏足婦女所穿的鞋履,一直以纖小為尚,俗稱〝三寸金蓮〞。

為了跳舞而纏足,為了跳舞而用慘忍的手段把一雙玉足弄成畸形足,不論當年仿傚者是自願還是出自李後主之令,罪魁禍首都是李煜,殘害千年不計其數的漢族婦女,真是殺千刀的。

不管窅娘的小腳是天生的,還是後天故意為跳出婀娜多姿身段弄的,不管如何她總要穿鞋,套在她小腳上的鞋就是〝弓鞋〞-- 鞋底內凹,彎曲如弓,是纏足婦女所穿鞋履的特點,故因其形而名為〝弓鞋〞。〝弓鞋〞在窅娘跳舞時穿,就成了舞鞋了。

如果窅娘是故意纏足來造成搖曳生姿的舞態(重心不穩?),如果她知道在之後的15世紀時,有一個叫義大利的國家,發明瞭一種專門用來跳舞的鞋子,包裹住足部後,可以僅用腳尖接觸地面來跳舞,同樣達到優美舞姿的效果,卻不用令雙足在5~8歲之齡即需接受纏足酷刑,窅娘不知會做何感想?(窅娘OS:天殺的,早知有這玩意兒,就不用纏得如此辛苦,一把鼻涕,一把眼淚了!)

dttnjn.jpg 

ballet」源則是義大利語的「balletto」,意為「跳」或「跳舞」的意思,據傳發源於義大利民間,17世紀時傳入法國。芭蕾舞不知是誰發明的?

Pointe shoestoe shoes)用以支撐站立、行走、跑和跳。芭蕾舞鞋不知是誰想出來的?

雖然早期的芭蕾舞,女性角色一律為男舞者反串;現今則是在某些特定的角色中才會由男性舞者反串,但為什麼單單只有女角舞者要穿上在鞋尖部分增墊棉花、松香或輕質木楦的特殊舞鞋跳舞,男性則不用?穿Pointe shoes對腳趾也是種酷刑,尤其是在學習的過程中,仍舊會傷痕累累。男女有別,真是不公平。

在舞蹈的世界裡,男女〝不公平〞的舞鞋,未因時代進步而有所改變,女性依舊不能如男性穿著舒適的平底軟鞋,雖然相較於芭蕾舞鞋,現代的舞鞋已有了〝人性〞的改變,但女性的舞鞋穿著跳舞依舊是辛苦的,這又該怪誰?法王路易十四?

17紀的法國波旁王朝,國王路易十四因為身材矮小,在群臣面前總是矮一截,無法展現君王氣勢,於是設計,命人製做了一款墊高後跟,藉以加長身高的鞋子,沒想到,此鞋一出,誰與爭峰,在貴族間,不分男女都大大喜愛,跟穿風興起,不久這股風迷勁更襲捲了歐洲大陸,最後甚至是全世界,據說這就是高跟鞋的由來。要附註一下,其實在中國古代早有將後跟加高的鞋子(見下圖),起源於何時卻不可考。

ahtjha.jpg 

弓鞋為著裹小腳的人穿,與芭蕾舞鞋雷同都限制了女性腳ㄚ子與地板接觸的面積,當芭蕾舞鞋頂著尖端站或走,就像是假的小腳。和芭蕾舞鞋一樣必須是〝天足〞才能穿的高跟鞋,則更寫實,大就是大,小就是小,偽裝不了,用來走路或是跳跳慢得可以的歐洲宮廷舞也就罷了,現在是連國標舞、Salsa、阿根廷探戈等,都規定女性舞者一定要穿高跟舞鞋,而男性仍舊能免其害,why why tell me why?都什麼時代了,男舞者婆娑起舞時也需要〝多姿〞啊!

 

實在不明瞭,這些鞋與那些鞋,到底是為人類共同欣賞的美麗舞姿而來,還是只為了男人?不論那一種,在舞蹈的世界裡,女性就〝鞋〞而言,真是比男性辛苦多多,尤其對我這個平衡感奇差的女人來說,就算有著悠久的穿高跟鞋的歷史,平日追趕跑跳不是問題,但一旦穿上它跳國標舞問題就來了。從小為了美姿美儀,母親再三告誡走路不可外八,哪裡知道如今跳國標最需要的就是外八,而且還要很八。從小不為選美,母親也再三叮嚀走路要走直線,但卻從沒人告訴我走路重心該放那兒?學了國標後,老師一再交待重心要放腳掌內緣,由外改成內,並不難,難就難在穿的是高跟鞋耶,不穩就是不穩,Rumba Walk,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,現今見到企鵝就有親切感。窅娘啊窅娘,真想見見當年妳是怎麼踩著裹著的小腳翩翩起舞,我生錯年代了?我的〝偏偏〞起舞,如在南唐,或許還能引來君王憐愛,但在今日,卻只能招來老師的無奈。怨…高跟舞鞋,我怨!

 

尾聲奇想:會不會在未來的某個世紀裡,男性舞者也得要穿高跟鞋跳舞?哈哈哈,那就太棒了!

 

《詠舞》 唐‧蕭德言

低身鏘玉佩,舉袖拂羅衣。對簷疑燕起,映雪似花飛。

 



勿複製.jpg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