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聽到〝街貓〞兩字,我猛抬頭,喔,是朱立倫為了選舉,不辭辛勞來個大掃街,掃著掃著,遇到街貓了。

好親切喔,臉上帶著甜美的微笑,彎下身仔細瞧著街貓,還親切地詢問身旁照顧街貓的女士,好像是有關貓咪吃東西的問題吧,總之,簡直就是一位迷人的愛護動物的好男人。

好好笑喔,呵呵。如果我在現場,一定拍拍手,然後也會用同樣溫柔的語氣問:

朱先生在當桃園縣縣長的兩任共八年減九十天的期間¤

《一》 為桃園流浪動物做了那些我不知道的善事?(有人知道嗎?)

 

《二》 縣府基層人員素質太差,什麼是〝垃圾〞都分不清,誰應徵的啊?有做在職教育訓練嗎?誰教的?

不懂分辨〝垃圾〞的結果(垃圾之意,請自行查閱字典),桃園縣清潔隊員不務正業,不乖乖去清潔垃圾,跑去捉狗?莫名其妙。再說吧,老問題都幾十年了,某些捕捉手法仍幾近虐待之能事,捕犬員是人?沒人性!你氣不氣?

某些清潔隊員素質差不懂尊重生命,他們的上司也不懂?上司的上司也不懂?層層上司都不懂?那要〝上司〞幹嘛?何況動保團體不只一次解釋訴求主旨,我都聽懂了,公僕還聽不懂,那不如歸去吧,別拿納稅人的錢當扇子,每天杵著涼快,你說對吧?可這些人與那些人,到現在還真是杵在原處讓冷氣吹呢,你說這樣對嗎?

我不是在說你朱先生喔,不過,請問你對〝垃圾〞如何解釋?你對〝有生命的動物〞與〝垃圾〞的區別與定義是什麼?雖然真是有人把無家可歸的可憐流浪動物當垃圾,但相信你不是那種人,是嗎?回到問題1.:請問朱先生為桃園流浪動物做了那些我不知道的善事?真想聽你說,我可不想冤枉人喔,不像自由時報記者,說陳情當日的人身狗臉的合成照是〝踐踏人的尊嚴〞,這就是冤枉好人了,所謂〝沒吃過豬肉也該見過豬走路〞,就算那位記者從沒愛過、養過寵物,但也該知道,有太多太多稱自己養的狗為兒子或女兒,自己稱自己就是爸爸或媽媽,那是愛與視為家人的親密稱呼方式,能說是踐踏自己的尊嚴嗎?我是我家米克斯的姐姐,她媽媽也是我媽媽,怎樣?!就是愛她。朱先生能理解嗎?能嗎?如果能理解,就會了解我寫這篇文的情緒。

馬先生有領養一條米克斯流浪狗,請朱先生轉告馬先生及太太,出門要牽繩,遇到捕犬人,死都不放手;碰到虐犬行為,別管優雅形象啦,千萬要阻止;尤其不要讓狗到桃園去,免得…。有一說桃園與嘉義哥倆好,捕犬工作委外辦理,無人監督,所以才會手法殘忍,捕犬變虐犬,是這樣嗎?那…當官的某某們,誰督導不周?誰任意放縱?誰瀆職?誰該當何罪?我問 -- 朱先生可曾追究過?可曾嚴懲過?(這問題也請朱先生立倫問問大當家的馬先生 現任桃園縣長吳志揚,你會問嗎?哈…)

 

《三》 聽聞(小女子無線民可提供證據,所以只是聽聞)捕犬員補捉流浪動物還有業績獎金可領?

小狗一隻300元、大狗一隻500元,真的嗎?如果是真的,計算機算一下,根據(更新時間:2010/5/14 上午 11:39:30 \ 負責單位: 桃園縣動物防疫所)桃園縣政府入口網站之最信消息:每年有將近一萬隻的生命被捕捉進來,但是認養率卻只有10﹪不到,近百分之七十的生命最終走向人道安樂。哇,血腥錢卯死了(殺死一隻,可有額外獎金?),難怪捕犬員對於〝送狗去死〞的事,樂此不疲,沒人拿槍指著腦袋逼迫之下也要繼續做下去(捕犬員不做這份助紂為虐、沾滿血腥的造孽工作,就無法養家?會餓死?),難怪桃園縣的捕捉犬貓業績嚇嚇叫,難怪桃園縣是台灣最有名氣的濫捕流浪動物之地,新屋收容所名氣當然也響叮噹。

朱先生擔任桃園縣長是何時?20011220日~2009910日?

 

《四》 濫捕流浪動物的行為,全台灣當然不只桃園有(可悲透頂),但就屬桃園縣最有名氣,是怎麼做到的?

我知道當然不是在黃敏恭與吳志揚當頭頭後才有的,不能冤枉他們,黃吳兩位是成功地做到〝承接與維持不變〞,朱先生當年也是〝承接與維持不變?〞

 

《五》 朱先生學識淵博、青年才俊,和吳志揚一樣外表溫文儒雅,但,吳先生就沒你會當官。

朱先生還關心桃園縣的事嗎?你知道動保團體發起的連署與陳情《桃園縣,是一座縱容濫捕濫殺同伴動物的城市嗎?!要求吳志揚縣長 終止濫捕,捕犬業務回歸動保機關,提升收容所動物福利》的活動嗎?811於縣府廣場前陳情時,未聞吳先生其聲、未見吳先生其影,出面的是代罪副縣長李朝枝,直至今日,吳先生依舊如老歌《愛神》的歌詞〝在那裡?在那裡?不要隱藏你自己…〞。朱先生應該要教教吳志揚,就算再怎樣不屑、懶得理、或有比〝動物生命權與生存權〞更重要議題的〝非關生命〞的公事纏身,好歹事後也該出來露露臉、應應聲,目前雖然沒有與他切身有關的選舉,但他總會再選下一次的這個那個某個公職吧?貓貓狗狗沒法投票,但愛護他們的人有投票權喔,謹慎!

我應該擬一份〝為流浪動物的福利與生命著想,該將選票投給這些人嗎〞的名單。

我也知道硬逼吳先生出面處理他不願面對的事,是太為難他了,比起來,副縣長李朝枝先生就頗會做官的,他811與桃園縣動物防疫所所長傅學理一起接受陳情時,對眾人與媒體的回答有一句〝一個月內召開公聽會〞,當下安全過關。至於之後呢?我打電話詢問結果,縣長辦公室一問三不知(陳情對象都不出面了,也難怪下屬都莫宰樣),然而雖然副縣長是出面接受陳情者,那又怎樣?辦公室秘書以不屬於他們的業務為由,也是一問三不知,最後(無耐被迫?!)的讓傅學理先生〝馬上〞打給我說明,這〝馬上〞讓我左等右盼,超過三天了,音訊全無?瞧瞧唄,只要說不屬於自己業務,把事情推給另一人,另一人再推給另一人,最後索性來個不理不睬,事情就給推過去啦。再不,吳先生志揚也該學學朱先生,在電視上大讚桃園縣這好那好,我聽得仔細,卻好像沒聽到〝流浪動物、收容所、新屋、捕捉、安樂死、改善〞等字眼,〝絕口不提〞也是好辦法。你會當選的啦!

朱先生可以勸勸吳先生及李先生多跟傅學理所長學學。在本文發文前,經我軟硬兼施死纏的結果,我的問題〝召開公聽會的日期〞有答案了(會另有專文說明),傅所長親自來電話,態度語氣都不錯,當官這樣就對了(這次展現的官樣兒不錯,至於以後…希望亦如此啦!)。

當官,有學問的喔,露臉比不露臉好、有聲勝無聲;當官,其實一點也不難,當官秀官樣,有樣版參考,就看學不學,就看跟誰學!唉,不就是當個官嘛!啊,突然想到周星馳的電影《威龍闖天關》與《九品芝麻官》。

 

《六》 朱先生是否聽過、看過被眾人口耳相傳及在網路上普遍不斷傳播的內容:

被收容所監禁的流浪動物,容易發生吃不到飼料、喝不到水、交互感染犬瘟…重病;充滿死亡氣息與恐懼的氛圍…,許多無辜的動物,不用12天,還來不及等愛心人領養,就魂歸西天、死不瞑目了…。朱先生、現任的大當家吳、二當家李,還有個三當家傅,諸位是否曾親自以突擊臨檢方式去過收容所?感想如何?

200911月《桃園縣推廣動物保護協會》義工發現,桃園縣八德市清潔隊留置的八隻幼犬,一隻不幸死亡,屍體遭另七隻幼犬啃食…。這個時間,吳志揚還沒上任,在任者是上任才兩個月的代理縣長黃敏恭,再之前就是朱先生當縣長。清潔隊隊長李錫海是選在你卸任後才開始瀆職鬆懈管理的?還是長久皆如此?只因沒人督導,所以沒被發現?不是餓到極致,狗兒不會啃屍體,他何時開始不給動物充份的飲食與清水?督導不嚴算瀆職吧?此案件只有一個人瀆職?朱先生知道動保團體早就要求別讓清潔隊員捕犬嗎?怎麼業務卻一直未中斷過?轉問吳先生志揚,李錫海還在當清潔隊隊長嗎(知道李錫海是誰嗎?這裡有新聞→清潔隊收容流浪動物  7犬爭食病死狗)?他的上司還在當上司嗎?人為疏失造成慘劇發生,別告訴我全是幼犬的錯,人沒錯。

至於〝安樂死〞,別傻了,那方式是用在口口聲聲要〝尊重生命〞的人類自己身上,對動物…?你關心地問過行刑者嗎?全部關在一個房間裡,一個一個等著輪流受死,眼見同類一個個哀嚎、一個個死亡,屍體堆放在眼前、腳邊,然後…輪到自己…,景像似如納粹集中營裡猶太人集體被屠殺的畫面…想像一下,感受如何?我沒說上述發生的地點,你以為是那裡呢?你曾因關心而詢問過行刑者,狗狗們行刑的情況嗎?你有強烈督導下屬單位〝尊重生命〞,為流浪動物增進福利及減少殺生數量嗎?

無能的政府才會對流浪動物施以〝痛苦萬分的絕對不人道安樂死〞。回到問題1.

c1219.jpg
【註】照片來源是鄧仲華先生拍攝的《安樂死的真相》影片,字是我加上的,地點在台北內湖的動物之家。

此處放此圖片,旨在指出當年黑箱作業的殘酷,至於桃園新屋是否亦如此?我不知道;台北動保處說現在不會這樣,我也不知真相,因為,安樂死到現在還在黑相作業,包括數字,收容所都視為機密,可以確定現在的桃園新屋就不提供給民眾,所以,收容所在台灣很〝納粹〞呢!

狗狗平均具有人類45歲孩童的智商,看看上圖,你說牠懂不懂?驚不驚懼?可不可憐?無辜不無辜?

朱先生曾努力督促下屬改進桃園動物收容所對動物的不人道對待嗎?還是放任防疫所與收容所人員冷血行事?

 

朱先生雖然你已不是桃園縣縣長,但看到你〝現在〞在攝影鏡頭前對街貓的親切,我想到〝從以前到現在〞的桃園縣的收容所及留置處的流浪動物,兩相對照,超極諷刺,我的〝好好笑喔,呵呵〞是無力的冷笑。回到問題1.

朱先生未來你很可能成為新北市的市長,在「讓更多人快樂」的從政信念下,相信你也是有「讓更多流浪動物快樂」的能力,不是嗎?

最後,不是問題,是建議,建議朱先生當上了新北市的市長後,拜託一定要讓所有市府員工,每半年做一次徹底的健康檢查,免得公務繁忙,要是患了眼盲、耳聾、嗓啞、心臟痲痺、冷血…什麼的,那以後有關台北市流浪動物的陳情抗議事件的後續追蹤,處理結果我要去問誰呢?

 

這篇文,我要好好保存,我確信不久還會用得到,適用對象很廣,隨時只要改個名字就可以再發新文了(下一位是給誰呢?吳志揚?)。

這篇文,我要好好保存,我確信不久還會用得到,因為對政府及某些公僕太有信心了,要置之不理就是置之不理,要不處理就是不處理、要隨便處理就是真的很隨便,不論如何陳情與抗議,總統都不說話了,誰又能奈何得了誰?所以,這篇自說自話文,只是數不清的〝當官的沒人會理睬的抗議文〞中的一小篇,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,只是可憐在台灣這塊土地上,仍將繼續不斷有數不清的流浪動物被無情冷血地殺害。

我的國家是流浪動物的人間煉獄?

提高流浪動物生存權、廢除安樂死、禁濫捕、改善收容所環境…等等訴求, 

是求了N年的老問題,有那麼難處理嗎? 

Oh my God + 喔,我的歷任政府啊 

流浪動物的事都處理不好,還有能力處理好〝人〞的事嗎?

無能的政府才會對流浪動物施以

〝痛苦萬分的絕對不人道安樂死〞

 

 

 

相關文章:我的國家是流浪動物的人間煉獄?【請給牠一個家,好嗎?】

     【為流浪動物請命連署活動】要求桃園縣長終止濫捕、捕犬業務回歸動保團體

     我忿怒、我控訴、我連署提告冷血捕犬員 陳仁川 殘忍拖殘犬事件

 

 

 請勿複製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