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約一年前(2011),「嘿嘿」貓悄悄地出現了。喚牠「嘿嘿」,因為牠是黑色的。

未被結紮的「嘿嘿」貓,總喜歡跟在「貓爸爸」的後頭,亦步亦趨,就算「貓爸爸」表現出很不耐,回頭「喵」牠(應該是嗆說:別再跟啦),「嘿嘿」還是無怨無悔地像個小媳婦般的尾隨,或是遠遠哀怨的望著「貓爸爸」。

「嘿嘿」應該是女生,才會如此迷戀「貓爸爸」─我認為。問題是,「貓爸爸」是隻結紮的公貓啊,難道「嘿嘿」不會分辨嗎?怪了。

為免「嘿嘿」永無止境的單戀下去,也希望牠能常留在這兒,起碼能24小時不愁吃喝,於是,九月帶牠去結紮,也因此,澄清了「嘿嘿」貓的性別公的。啊,貓族也有「同性戀貓」?

帶「嘿嘿」貓離開醫院的當天,醫生要我帶另一隻小黑貓,一起回小公園放養,我沒同意,因為小黑貓約四個多月大,卻被關了四個月,實在不適合放養,於是,非常親人的小黑貓成了我家的「小黑妞」。「嘿嘿」貓,I am so so so sorry

挨了一刀的「嘿嘿」,從此不再追隨「貓爸爸」。

不管是否挨刀,「嘿嘿」永遠是所有公園貓兒們中食量最大、最守時的一位,有雨無雨,都忠實的等候我放飯。

「嘿嘿」是隻溫和的貓兒,遺憾的是,至今仍不讓我摸摸,哎…這沒良心的傢伙!

貓兒,貓兒,希望你們都能健康長命,餵你們、見到你們,是我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分!

 

 

 

 

 

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