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上人間」,是曾經活著的「人」,在「天上」的活動空「間」。在這空間裡,年代不是問題,宗教不是問題,語言更不是問題;什麼都有,也有渡假村。渡假村名為「綜國園綜合各國人士的樂園」,是數不清的渡假聖地之一。這天,原本兩位素不相干的「天上人」,巧不巧地在這兒碰上了面。

 

袁袁:『亨利國王,幸會幸會,我可是久仰大名,景仰得很。一點薄禮,中國白毫烏龍,不成敬意,請笑納。』

亨亨:『Well, nice to meet you too. Chinese tea? Wonderful, I like it, thank you very much. Here is my present, Scotch whisky, wish you would like it. By the way, tell me the truth, do you really know me?』

袁袁:『唉呀,這話怎麼說的?您老也是我的偶像之一呢,在這天上,好說也幾十年了,對您多少有些研究。第一次來「綜國園」,就能遇見您,真是三生有幸。不知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啦?』

亨亨:『WindWhat windI can’t feel it.

袁袁:『哇哩咧…』三條線;『來根雪茄?沒事兒我就愛哈兩口。』

亨亨:『Me too. Thanks.』吸吐吸吐;『Mr. Yuan, I am older than you. So let’s speak your Language, I Believe it would be easy for you. The angel in the heaven teach me should be modest.

袁袁:『特好。謝謝您了。嗯,速我冒昧問您一句,都幾百年了,您怎麼還在這兒啊?』

亨亨:『我也不願意,可是我的angel觀護人認為我還要學習,所以不讓我投胎。都快500年了,這裡我已經來玩過好幾次了。以後我們可以常見面聊天。』

袁袁:『該,該。咱們都是做過皇帝的人,是該交流交流。』

亨亨:『袁先生,說起做皇帝,您永遠也比不上我,我可是當過英國的國王喔,King of the England,呵呵。我最喜歡用MajestyHighnessGrace的稱呼,哈哈!』

袁袁:『亨利老哥,稱呼要那麼多幹嘛?我只要一個稱呼「皇上」就可以嚇死一堆人,哈!而且我連總統都當過了,想當年,對內我是高高在上的「中華帝國」的皇帝;對外,洋人稱我是「中華民國」的總統;更有人稱我為「皇帝總統」。嗯,你懂不懂?盤古開天以來,我可是唯一一個「皇帝總統」呢,哈哈哈!』你不稱我皇帝,我也不叫你亨利國王。

亨亨:『Oh, please. 您只當了83天皇帝,我可是當了38年呢。而且,我出生於皇室,我的爹地是英國國王Henry VII(亨利七世),我媽媽是Queen Elizabeth of York(伊莉莎白王后)。我有七個兄弟姐妹,我是第三個。1502年時,我的王儲哥哥亞瑟死了,所以輪到我威爾斯親王當王儲。到了1509422登上王位,當上英格蘭國王,同時也是愛爾蘭領主,God bless me。哇哈哈,哈哈…哈哈…』不可一世的模樣,得意的咧。

袁袁:『英雄不怕出生低,沒錯,我是妾室所生,又被親爹過繼給叔叔的元配當兒子,但我好歹也是出生在大門上掛有一塊上提「進士第」的匾額的宅門裡,從老祖宗袁九芝開始到我出世前,就出了三位進士。說句不怕您生氣的話兒,您要不是因為有爹娘罩著,那能當上國王寶座?瞧瞧我就不同了,我可全憑自個兒的本事兒,把「民國」改朝換代成為「帝國」,老子就是皇帝,嗯,你懂不懂?那時候清朝的溥儀早就下臺一鞠躬了,所以,論起誰是真正的末代皇帝,非老子我莫屬啦。嗯,你懂不懂?雖然只有短短的83天,不過,該做的都做了,像是天壇祭天、發行錢幣…。在那個年代,真是不容易喔,嗯,你懂不懂?誰能像我一樣有這本事?嘿嘿嘿…咯咯咯…』不可一世中的不可一世的樣兒。

亨亨:『Well,您說的也沒錯,不過,不論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,您當皇帝的事好像到現在都不被人承認,袁先生,別以為我不知道東方國家的事,在天上幾百年,我早就熟讀人間歷史,不少人說您是竊國喔。』眼睛bling bling,狡黠的笑在唇邊綻放。

袁袁:『那…那是他們小心眼兒,我不跟他們計較,事實就是事實,我就是稱過帝嘛!』一臉欠揍的無辜。

亨亨:『不管怎樣,罵您的人還是比我多,雖然到我晚年時,有人說我是殘酷暴君。說到這點,我很生氣,都是那個Raphael Holinshed害的,他說從1513年到1547年,從Edmund de la Pole公爵到Henry Howard伯爵,我一共處死了72,000 名政治犯,可惡,我的名聲都被他給破壞了,什麼史學家,他那隻眼睛看到了?可以算得那麼清楚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』

袁袁:『啥,啥?拜託喔,您當然弄不清殺了多少人,天底下有那個皇帝搞得清楚殺過多少人啊?』噗。

亨亨:『我就是不服氣,總是說我的壞話,我的政績也很了不起呢,例如推行宗教改革、讓英國教會脫離羅馬教廷、併威爾斯入英格蘭版圖、讓國王擁有最大的權力…,太多了,歷史上都有詳細記載,袁先生,這永遠是您比不上的事,佩服我吧!』跩成二五八萬似的。

袁袁:『這這這…』眼珠賊樣地咕嚕轉;『有一點可是您老永遠也比不上我的,我有十個老婆。嗯,你懂不懂?』頭抬向天,眼珠擠到眼角,沒剩多少黑地望向老亨亨。

亨亨:『I know that. But, 我雖然只有六個老婆,但我情婦比您多!』賊笑,賊笑地。

袁袁:『情婦算啥?要是再多給我一點兒時間,三宮六院七十二後宮,唉呀,要多少有多少啦。嗯,你懂不懂?』

亨亨:『您不了解,在我的國家,妻子只能有一個,情婦可以很多個,這是公開的秘密。有很多女人,就是想做我的情婦,and只要我喜歡,不論是公侯伯子男,做丈夫的都會乖乖把妻子送給我,就算不高興,也不敢說話,反正我也不會虧待他們,金錢權勢,不用開口,一定給。而且對情婦,不需要負責任,不喜歡就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過。』一派輕鬆。

袁袁:『啥,啥?喝,有夫之婦也要?在咱中國這可萬萬不行,你們洋人真夠奇了。情婦是好處理,收了當妾室,也不麻煩,不喜歡就別理唄。不過,有一點,您可是怎麼也比不上在下我,告訴您說,我的10個老婆,我可沒殺了、休了那一個,您呢?都是明白人,這我肯定比您強。』

亨亨:『我我…她們她們…這…這個…那…那個…』腮幫子鼓著。

袁袁:『穩住,別口吃。我代您回答吧,就是「亨利八世,結婚六次,一死一活,兩離婚,兩砍頭」,簡單說就是「離婚砍頭死、離婚砍頭活」,這順口溜用貴國的語言是怎麼說的啊?別說您不知道,老實說來聽聽…』眼不眨地看著亨亨。

亨亨:『King Henry the Eighth, to six wives he was wedded: One died, one survived, two divorced, two beheaded』面有赧色;『divorced, beheaded, died, divorced, beheaded, survived』聲音如蚊子叫。

袁袁:『啥,啥?這我可得要說您的不是了,真是做了全天下男人最差的示範,差,差,真不該。』

亨亨:『我是無辜的,您不瞭解我的問題,讓我告訴您。最初Catherine of Aragon是我哥哥Arthur的妻子,不幸的是,他們結婚不到6個月,亞瑟就病死了,那時西班牙與法國不和,為了維持中立,而且爹地也是看上了Catherine的豐厚嫁妝,14個月以後,就要我與sister in law訂婚,等爹地一死,我們就舉行婚禮。oh my God,那時我只有12歲,根本不適合結婚,我發誓,這不是我自願的。更嚴重的是,聖經說娶兄弟的妻子,會沒有兒子,所以Catherine只能給我一個女兒Mary(後來的英女王瑪莉一世),除了流產,生下的兒子,52天後就死了,唉。做為一個國王怎麼能沒有兒子繼承王位呢?再說,她這個人沒有樂趣!。Show個影像給您看:』

 

袁袁:『光瞧這像兒,我也不知該說啥,東方人與西方人的審美觀是大不同的。論起第一次的婚姻,我與老哥可有一點共同之處,都是非自願的,談不上感情,不過,我的元配于氏倒是給我生下了個長子,我給他取名克定。這元配有了兒子,在咱們中國,地位可就穩當了,為了兒子,說什麼也不能休了。』

亨亨:『我想要兒子啊!在無趣的婚姻中,我遇見了Anne Boleyn(安·‧波林),喔,my God,我是真的愛她。唉,雖然王后很受人民喜歡,但為了Love,愛情,不論如何也要使我與Catherine of Aragon的婚姻無效,雖然Catherine堅持她沒有和我哥哥Arthur有性關係,並不違反天主教教義。我才不管她說什麼,用了很多方法就是要離婚。You knowAnne真的比Catherine有魅力多了,What a sexy woman!』眼瞇成一直線,似乎在回想。

 

袁袁:『在我那年代的中國,元配重要,說納妾也平常,大太太通常只能接受,女人的宿命嘛,嗯,你懂不懂?』

亨亨:『那是你們中國,我們不可以。等到我心愛的Anne懷孕了,她可能為我生下兒子啊,所以最後就算Catherine的姪子是羅馬皇帝(Charles V Holy Roman Emperor),I didn’t care about himI was the King of England,婚姻無效就是要無效,用盡所有方法,爭論了六年才解決。唉,Catherine真是固執的女人。』

袁袁:『女人有時真難纏。不怕您知道,自從生了長子克定後,我就不再與大老婆同房了。唉,說起我那元配,不識字,也不懂禮節,老愛跟我要錢。不怕您笑話,就算她當上皇后後,任誰給她行禮,她居然都口口聲聲的說「不敢當,皇后不敢當」,甭說有多丟人現眼囉,嗯,你懂不懂?不過,就算她再怎麼登不上台面,也犯不著休了,只當是個牌位供著就行啦。我說,亨利兄,什麼樂福(love)、愛情的,少來這套兒,您的真愛只在婚前,不在婚後,否則,您也不會與安·‧波林女士,結婚才三年多就把她關進了倫敦塔,然後又把她給斬了吧。不打誆語,在跟您見面前,您的事兒我多少也打聽過了,嗯,你懂不懂?』一付老謀深算過的樣兒。

 

亨亨:『袁先生,有些事您不知道,讓我告訴您事實,我和Anne Boleyn25 Jan. 1533結婚,她正式被加冕為王后,但就在1536年的四、五月,被我發現,婚後她不只與五個男人做出不可告人的事情,還和她的哥哥發生亂倫,在我國,王后通姦就是叛國罪,被砍頭能怪我嗎?只能怪她自己,哼。』

 

袁袁:『啥,啥?藉口,都是藉口,加在她身上的罪名,到底是不是真的,我很懷疑,依我看,您是看上珍‧西摩爾女士(Jane Seymour)了吧,要不然,在1956519號波林女士一死後,才十天功夫,您就和西摩爾女士訂婚了,20天後,您就娶了她,動作還真快咧。』彈彈煙灰,再哈一口。

亨亨:『話不能這麼說,我是真的曾經深愛過Anne Boleyn,有情書為証。』

 

袁袁:『肉麻。我才不興這套!』

亨亨:『You know,我還沒有兒子,Anne只給我生了一個女兒Elizabeth,不像您,一登基就有現成的太子克定,在中國,太子就是王儲對吧?為著王位繼承,我當然要很快再娶。』

袁袁:『沒錯,太子就是等著坐皇位的人。亨利兄,能被您看上眼的,一定長的標緻,是吧?』老眼色瞇瞇。

亨亨:『那當然,Jane Seymour金髮碧眼,皮膚白晰。她雖然學問不是很好,只會寫和認識自己的名字,但是針線卻是很好,後宮也管理的很好,而且生活裡沒有男人,幾乎都是和家中姐妹聚會,這點我非常滿意。』點頭,點點點…

 

袁袁:『西摩爾女士是聰明人,瞧著她的前任被砍了頭,再怎麼也不敢和男人太接近,免得被…』搖搖頭,捻鬍。

亨亨:『您不瞭解,Jane Seymour真是個很好的女人,不像Anne Boleyn那麼奢華,行為舉止也謹慎很多,她還是一個心胸寬大的女人,不僅接納我的第一個女兒Mary,還說服我把Mary的王位繼承順位排在我和Jane的孩子後面。這Mary啊,站在她媽的(motherCatherine of Aragon那邊,所以我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好。忘了告訴您,Jane沒讓我失望,她為我生下了一個兒子愛德華(Edward VI),可惜啊,因為剖腹產的關係,不到兩個星期,她就病死了。』

袁袁:『啥,啥?真是紅顏薄命,可惜囉!』。

亨亨:『她是位好王后,所以才安排,在我死後,與她同葬,Jane Seymour可是唯一與我同葬的Queen!唉,喝酒,嚐嚐我的Scotch whiskycheers。』

袁袁:『乾杯,乾杯』一仰而盡。『好酒,好酒。聊到這會兒,不由得我也想起了我的老二,也就是大姨太沈氏。別瞧她出生風塵,可是個有情有意的女子,在我最落魄的時候,鼓勵我,又在銀兩上資助我,待我可好呢,所以我發誓決不辜負她,什麼流言流語的,老子我全不管,最終也真的把她給娶進門兒,還讓她管家。嗯,你懂不懂?』

亨亨:『因為您自由啊,愛和誰結婚都容易,我就不行,不過,您的大妻子能接受她這樣身份的女人嗎?』

袁袁:『啥,啥?喔,不開心是一定有的啦,不過也由不得她。老二真是比老大強太多了,人美不說,交際手腕也是一流的,大老婆于氏就沒法兒比,想當年,有年過新年,我和大老婆一塊兒接見各國公使,有位公使先生要和她握手,她居然大庭廣眾之下「嗯啊」一聲,把雙手給藏到了背後,唉呀,真是尷尬喔,嗯,你懂不懂?所以還是讓她在家待著就好,讓大姨太沈氏陪我以大太太身份出席重要場合。別說我不尊重老大,沒法子的事兒,嗯,你懂不懂?』

亨亨:『那她一定非常生氣,不跟您吵架嗎?』

袁袁:『不理她,把她放在老家陪母親就沒事兒啦。她自個兒心理也當明白,瞧孩子們都喚大姨太一聲「親媽」,您就知道,老二多會做人啊。』鬍鬚跟著嘴角往上翹。

亨亨:『Good。我知道她還為您生了個兒子,good。』

袁袁:『啥,啥?您說克文啊?那不是她親生的,她身子骨不好,沒能生個一兒半女的,我可憐她,所以把三姨太金氏生的兒子過繼給她,將來也好有個人給她送終。嗯,你懂不懂?』

亨亨:『好主意。您的三姨太是個朝鮮人嗎?原諒我,您的妻子太多了,我有點記不清誰是誰。』

袁袁:『沒錯沒錯,您記信好,不只三姨太是朝鮮人,二姨太和四姨太也一樣,都是朝鮮王李熙給送的。有段時間我外派到朝鮮,所以和李熙王及明成皇后還有點兒交情。她們三人都長得不錯,皮膚白嫩白嫩的,所以,嘿嘿,甘脆一塊兒收了,反正妾室是沒有人數上限的。嗯,你懂不懂?』得意的不得了。

亨亨:『哇,真令我羨慕,不過,原諒我打斷一下我們的談話,您可不可以不要再說「啥,啥」、「嗯,你懂不懂」的,聽久了,真是很難忍受啊!』

袁袁:『呵呵,對不住,那是我的口頭禪嘛,好好,您不喜歡聽,我這就不說了,盡量唄。』

亨亨:『Thanks。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。您娶這麼多妻子,母親不反對嗎?沒人反對嗎?』

袁袁:『一開始我那敢給老家的人知道啊,是因為月仙,那是三姨太金氏的名字,是因為她懷了身孕,我才給二姐寫信,告訴她知道。女人家都懷孕了,我能不管嗎?您說是吧!』

亨亨:『RightRight。唉,真好,喝酒,喝酒。』羨慕與嫉妒之情,毫不隱藏,一目了然。

袁袁:『月仙彈的七弦琴,那真是沒話說,而且她那一頭長即地的頭髮,烏溜溜,美極了。也幸好收了月仙,她生的兒子克文,喔,就是後來過繼給了大姨太的那個,這孩子馬馬虎虎,但是他的兒子,我的孫子,叫家騮,可是位鼎鼎有名的物理學家,在什麼「高能物理」方面有極大的成就,這玩意兒我是門外漢,不懂。還有他的媳婦吳健雄,那更是了不得,您老知道什麼是原子彈嗎?』

亨亨:『Of course, 就是丟到日本廣島,威力強大的炸彈嘛,也因為那兩顆原子彈,日本才向你們中國投降,對不對?』

袁袁:『對極了,就是那兩顆原子彈,我那孫媳婦,當年可是加入美國製造原子彈的極機密的「曼哈頓計劃」,是世界上第一顆原子彈研製人員中唯一的女人,世人還尊稱她是「東方的居里夫人」、「核子物理的女皇」…,我也記不清,總之,封號是一大堆。我袁家也幸好有他們夫妻,光宗耀祖喔,哈哈哈哈哈…。』

亨亨:『Great!中國話是不是該說「恭喜、恭喜」?』

袁袁:『哈哈哈,好說好說,您的子女也了不得,在您死後的十年中,三個合法的孩子愛德華六世(Edward VI)、瑪莉一世(Queen Mary I)與伊莉莎白一世(Queen Elizabeth I)都登上了英國王位,對不對?我可清楚呢。來,我給您斟酒,咱們再乾上一杯。』說是一杯,卻連喝兩杯,抿抿嘴,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住。『話說我那三姨太月仙,在我去世後,為了要殉情,還搞吞金自殺,事後雖然是給救活了,但也落下個喀血的毛病,不久也就吐血而亡了,唉,沒想到她還這麼多情,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「樂福」我呢。至於四姨太也是可憐人,跟您第三位妻子「珍‧西摩爾夫人」一樣,也是因為產後得了「月子病」死的。』

亨亨:『袁先生,您說錯了,Jane Seymour是第二任妻子,別忘了,我與Catherine of Aragon的婚姻是無效的,所以她不算是我正式的妻子。』面有慍色。

袁袁:『喔,是是,您說的是。唉呀,您的女人也不算少了,我也還真有點兒弄不清呢,對不住喔,呵呵。』

亨亨:『沒問題的。喝酒,cheers。』

袁袁:『嗝!』

亨亨:『很多人都以為我的妻子們全是不幸的,還有人以為都是被我殺死的,nonsense,事實上,像Jane Seymour死後我再娶的Anne of Cleves(安‧克立夫斯),就是所有妻子裡活得最久的一位,41歲才蒙主寵召,那時候我早就在天上了。還有我最後的一位妻子Catherine Parr,在我死後,不僅還活著,並且還再嫁給別人呢,我在天上看著,心中真不舒服。』

袁袁:『說到安‧克立夫斯夫人,您不也跟她離婚啦,離婚後還稱呼她什麼「國王至愛的姐姐」,真有你的,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兒?您倒是給說說。』

亨亨:『說起這段婚姻,我就生氣,當初看到她的畫像,以為是個美人,就答應娶她,一見面才發現,我被騙了,不會跳舞也就算了,最壞的是,身材不性感,而且還滿臉痲子,一點吸引力也沒有,實在無法忍受,告訴您實話,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夫妻關係,提不起興趣啊,結婚的第二天一早,被大臣問起,我就說「I liked her before not well, but now I like her much worse」,所以只能離婚。對於這點,她比Catherine of Aragon聽話多了,乖乖答應,所以在物質上我一點都沒虧待她,還稱她是「King's Beloved Sister」,中國不是有句話「好聚好散」嗎?我昨天才學的。』

 

袁袁:『呵,虧您還知道這話兒,不過這話兒由您口中說出來,還真稀罕呢!』瞪大了眼。

亨亨:『您是什麼意思?』國王的架勢出來了;『您真是不瞭解我,我也希望有一位可以長久在一起的王后,難道我真愛離婚?愛砍妻子的頭嗎?No, no。我非常希望能碰到一位真正愛我,我也真正愛她的女人!』有點生氣。

袁袁:『啊,啊,所謂「真愛難尋」呦。我是想到,因為四姨太死了我才娶進門的五姨太楊氏。』知道說錯話,老亨亨不樂了,趕緊轉話題,『五姨太過門後,到我離開人世,就屬她最受寵,家中大小事兒都讓她給照應著,而且她服侍我又服侍得舒服,不瞞您說,她有一雙小腳,纏的可好呢,往手裡一握,那真是…嘖嘖嘖。』小腳總離不開性的糾纏;『原本以為,她是最後一位姨太太了,沒想到…哈哈哈…』

亨亨:『您笑什麼?』

袁袁:『我是笑您娶安‧克立夫斯夫人,是看著畫像美,結果娶進門變醜了;但我可是看到像片兒美,娶進來也美,呵呵…對不住呦,您老別生氣。』頗得意,又不好意思太囂張,強忍著神氣。

亨亨:『您也會看畫像娶妻子?您不都是要親眼見到,喜歡才娶嗎?』

袁袁:『這您就有所不知了,想從前有那麼一天,我兒克文回家給我磕頭時,從袖口中掉出一件東西,拿來一瞧,喝,美人相,問他是誰呢,他支支吾吾一會兒,才說是給我物色的姨太太,叫葉麗儕。哼,他當我老了?糊塗了?他那點兒心眼兒騙不過我,我猜八成是他相好的,結果不出所料,他倆人還私訂終身了,不過,既然他說是送我的女人,還是個美人胚子,雖說是釣魚港妓女,無所謂,大姨太不也是妓女?對味兒了,就裝糊塗,收下唄,讓她當六姨太。哈哈哈』摸摸頭,拍拍油肚;『這六姨太還和三姨太金氏打過架呢。』笑得肩膀直哆嗦。

亨亨:『Ok。您比我幸運。』沮喪!又開一瓶Scotch whisky,這回兒是倒滿一整杯,咕嚕咕嚕…

袁袁:『快別這樣,』跟著喝一口,一大口;『運氣這玩意兒,有好有壞,沒個準兒。大姨太買了個ㄚ頭,叫邵惕若,原本沒什麼文化,就讓克文給教讀書寫字,她也有心學,後來幾個大字兒寫得可好呢,被我瞧見了,又是個對味兒的,所以就收下做七姨太。可這女人不知好歹,紅杏出牆,結果就自殺了。死了就死了唄,偏有人說是我給逼的,這話兒怎麼說的?紅杏出牆被逮著了,狠狠罵一頓,氣頭上叫她去死,那知道,她真的就去死了,這能怪我嗎?您給評評理說。』氣呼呼,肚子又更鼓了。

亨亨:『哼,您的脾氣我也瞭解一些,搞不好您是真的想叫她去死吧?』斜眼瞄,等著招供。

袁袁:『哎呦喂,瞧您怎麼說的,真是…,男人碰到這種事兒,真是面上無光啊!您甭說我,您自個兒遇上老婆紅杏出牆,您又會怎麼處置呢?』半斤碰上八兩。

亨亨:『您是指「無刺的玫瑰」Catherine Howard?』

袁袁:『不就是她嗎?安‧克立夫斯夫人的下一位,您的倒數第二任妻子。』嗟,甭裝蒜啦。

亨亨:『這不是我的問題。婚前我一直不知道,原來她早在11歲到16歲之間就已經和她的音樂老師Henry Mannox發生男女關係了,這是後來他們兩人親口承認的事。在Henry Mannox之後,她還和Francis Dereham(法蘭西斯‧迪拉漢)相愛,還立下了婚約呢,跟我結婚後,繼續偷偷地私會,可惡,您說,這種女人怎麼能當王后呢?我還沒說完呢,給了她地位與財富,她還不滿足,又認識了新情夫Thomas Culpepper(湯姆士‧卡爾佩珀),這是…這是…』

袁袁:『這是給您戴綠帽子囉。』幸災樂禍。

亨亨:『王后通姦就是叛國,後果只有一種,就是砍頭。』搥桌;『Catherine Howard這個女人,當上王后後,不止讓Henry Mannox當宮廷音樂師,還叫Francis Dereham做她的私人秘書,真是該殺。更令我憤怒的是,當她站上了斷頭台,臨死前最後一句話,居然是說「I die a Queen, but I would rather have died the wife of Culpeper」。在眾人面前,這是…這是…』

袁袁:『這是給您難堪。』啜口酒,平靜。『她那句洋文我懂,就是「我以王后的身份就死,但我更情願能以卡爾佩珀的妻子身份而死」。我想她也是被您給激的,誰叫你先把他的情人法蘭西斯‧迪拉漢斬首,又把湯姆士‧卡爾佩珀判個車裂而死。真是太慘忍了。』

亨亨:『I was the King of England. 我不容許任何人對不起我,絕不能原諒,否則我怎麼統治國家?怎麼展現我偉大的權力?I was the King of England.』吼,震耳欲聾。

袁袁:『您別激動,我了解。您那些個被砍頭的王后,好歹都在倫敦塔內行刑,要是她們在中國,就是先遊街再被拖到菜市口,當著平民百姓的面給處決,那更慘。』

 

袁袁:『仔細想想,我那大姨太沈氏還真是好,真是善解人意,想當年,我官場不順,罷官避世,心情鬱悶,大姨太及克文就連手買了個風塵女子回來給我解悶,就是八姨太,她姓郭名寶仙,人長得可俏囉。』嚥口口水;『他倆兒這份心意,難得喔!敬他們一杯,算是謝謝囉!』一仰兒盡,擦擦嘴。

亨亨:『我知道,她幫您生了兩個兒子,一個女兒。我的情婦也幫我生了兒子,但是情婦就算生了兒子,我也不給王位繼承權,像我的情婦Elizabeth Blount生了兒子Henry FitzRoy,因為是私生子,只封個公爵的頭銜(Duke of Richmond and Somerset)。告訴您一件有趣的事,比我小三歲的法國國王Francis I(法蘭西斯一世\François I)還冊封他最疼愛的情婦Françoise de Foix為「royal mistress(皇家情婦)」,哈哈哈,真是無聊。他還有另一個情婦,您猜是誰?就是Anne Boleyn的姐姐Mary Boleyn,在我認識Anne之前,Mary可是我的情婦呢。』論起聊八卦的來勁,還真是不分東西,不管死活,不論男女。

袁袁:『喝,情婦還封頭銜,這也未免太囂張了吧,想來他的情婦鐵定不比您少。話說回來,要是現在投胎做人,也不會有這等好事囉,一夫一妻,才是現在人世間的流行。幸好我早生在那年代,享盡艷福。』亨亨也跟著點頭,心有戚戚焉;『也得虧五姨太,為了和大姨太較勁兒,把跟她多年的一個丫鬟劉氏,送給我當九姨太。一位正室加上九位妾室,真是十全十美,嘿嘿,呵呵,哈哈哈。』

亨亨:『您的十位夫人,除了大太太,三位是朝鮮人,三位是名妓,三位是ㄚ鬟,您還真會配數目呢。』噗哧。

袁袁:『巧合,純屬巧合,哈哈。』肚皮下的脂肪抖動著。

亨亨:『唉,妻子我是沒有您多,而且您娶妻子好像都比我容易。我連最後一個妻子Catherine Parr都是從情敵手中搶過來的。』

袁袁:『做國王還要跟人搶女人?』咳咳;『想必她一定長得美若天仙囉?情敵又是那位啊?』

亨亨:『當然長得美麗,否則我怎麼會喜歡她?怎麼會喜歡一個結過兩次婚,死了兩個老丈夫的寡婦呢?』挪動寬廣的54英寸腰圍;『情敵就是Jane Seymour的兄弟Thomas Seymour,原本Catherine Parr都要嫁給他了,幸好我出現。我和Seymour家族還真有緣呢,哼。』晃動那因1536年時比武受傷的腿;『Catherine Parr是個多才多藝的女人,法語、西班牙語、拉丁語及意大利語都難不到她。她除了重視音樂與藝術,還是一位作家呢,意外吧?1545年她以王后的名義出版了第一本書,書名我還記得是《Prayers or Meditations -- 祈禱或是沉思》;我離開人間後,聽說她又出了另一本名叫《The Lamentation of a Sinner – 罪人的哀歌》的書。我想是因為她所受的教育,讓她對伊莉莎白與愛德華的教育也非常重視,並且對大女兒Mary也很好,真是不容易的表現。』死命回憶著。

 

袁袁:『能遇上這樣的女人,您老真有福氣喔!我的妻妾,不是沒學問,就是學問普普通通。』駝著背,似有遺憾。

亨亨:『Catherine Parr好是好,可是您不知道,我才死沒幾個月,她居然就秘密的和老情人Thomas Seymour結婚了,在那時候,真是一件醜聞呢。當我得到這個消息,曾經很生氣,但經過這幾百年來天使的教誨,我覺得她嫁得好,因為這個婚姻讓她在37歲那年終於有了一個女兒,不過也因為生這個女兒,使她得了產褥熱,唉,可憐喔,830才生女兒,95就病死了。』語帶傷感,不枉天使們數百年來的感化。

袁袁:『我的死也是因病給害的,最初患的是膀胱結石,後來變成尿毒症,還得請西醫给導尿,食慾不振,精神萎靡,時不時的就昏迷,真是可憐喔。到得191666號早上10點左右,打了一劑強心針也沒用,就…。不過,好歹也是身穿天子服,頭戴天平冠入的殮。唉,在人間我只待了58年。』聊到「死」,也得「想當年」,還好距離不過93年,但老亨亨的「想當年」可就更遠了,距離有462年囉。

 

亨亨:『好像大多數人的死因都和病有關,我也是,但病因我就不清楚了,可能是痛風,也可能是腳傷引起的潰爛,我猜,最有可能就是因為我太胖了,人一胖,毛病就多了,唉,要是早知道「長壽的人沒胖子』,我一定減肥。唉。那時候我真不想死呢,可是「主」偏偏要召見我,還在我爹地亨利七世的90歲冥誕當天召見我…真是…』左右瞧瞧,欲言又止,繼續唉聲嘆氣。

 

袁袁:『這就是命喔!您也甭難過,人都有一死,咱們不都是過來人嗎?對了,今天咱倆的談話,可千萬別讓仙女,喔喔,就是您的天使知道,會影響考績的,到時又不知要拖多久才能再世為人了。』

亨亨:『I know, I know。她們老是說我心服氣燥,悔改的程度不夠,又念念不忘前世,雜念太多…。反正我們兩個有得等了,明天下午同一時間再聚聚吧,我請您吃Sirloin steak(沙朗牛排),非常美味喔,有人說是因為我第一次吃這牛排就深深愛上了,所以一高興就封這牛排為「爵士」,Sirloin就是Sir(爵士)+loin(腰間肉)兩字的合併。啊,sorry,說太多了,反正明天別忘了把您的10個妻子的畫像帶來,我很好奇她們的長像。』

袁袁:『ㄡ客,ㄡ客,牛排我喜歡。等明兒個,我把我最愛喝的紹興酒也帶上,請您嚐嚐。只不過沒有畫像,女人家畫什麼像啊,至於照片有沒有,我也不清楚,女人家常常背著我做些事,都不讓我知道。』這回吃喝,可比妻妾來得吸引人;『對了,忘了問您,在這天上數百年,您老見過歷任王后嗎?我那幾個老婆,不知在忙個啥勁兒?老說沒空,總要隔個十幾、二十年的才見著面,真是莫名其妙。』無奈,此一時也彼一時,莫可奈何。

亨亨:『您還能見到,比我好,我的那些女人,在天上連一個影子都從沒見過,我猜她們不是投胎了,就是故意躲著我。』

袁袁+亨亨:『女人喔…』

 

c  d

 

兩個男人,一前一後,出了包廂,自始至終,沒發覺,隔著雙層竹簾,另一間屋裡,靜悄悄,卻擠著八個女人,也是一場聚會。

其中一個女人說話了:『男人喔,哼。』

所有女人跟著發聲:『男人喔,哼!哼!哼!呸!』

其中另一個女人說話了:『懶得理他們。我說姐妹們,三姨太與四姨太都投胎去了,剩下咱們八人,走,開兩桌,打麻將去,晚飯我請客。』

 

沒有待續

 

 

亨利八世與袁世凱  妻妾一覽表

亨利八世  Henry VII

28 June 1491 ~ 28 January 1547

英國國王、都鐸王朝第二位君主、愛爾蘭領主

父:亨利七世 King Henry VII

母:Queen Elizabeth of York

袁世凱

字慰亭,號容庵,河南項城人,又稱袁項城

1859916\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~

191666

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、中華帝國皇帝

親生:父親袁保中\母親:劉氏(妾)

過繼:父親袁保慶\母親牛氏(元配)

1

Catherine of Aragon

16 Dec. 1485 ~ 7 Jan. 1536

西班牙國王Ferdinand II of Aragon與王后Isabella I of Castile的麼女

婚姻:11 Jun. 1509 ~ 23 May 1533

子嗣:不是流產,就是早夭,最後僅存一女,即瑪莉皇后一世Queen Mary I

結局:24年婚姻無效

于氏

河南沈丘縣財主於鰲之女

子:袁克定

2

Anne Boleyn

15011507 ~ 19 May 1536

伯爵Sir Thomas BoleynLady Elizabeth Howard的長女

婚姻:25 Jan. 1533 ~ 19 May 1536

子嗣:一流產,一早麼,唯一的女兒就是大名鼎鼎的伊莉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

結局:因叛國罪及多項罪名,被斬首

沈氏

江蘇崇明人、蘇州名妓

子:克文(過繼之子、為三姨太金氏所生)

3

Jane Seymour

1508 ~ 24 Oct. 1537

威特夏爵士Sir John SeymourMargery Wentworth的女兒

婚姻:30 May 1536 ~ 24 October 1537

子嗣:愛德華六世Edward VI

結局:產後約兩星期因病而逝

李氏\白氏

(克文說是姓白,叔禎說姓李)

朝鮮人。一說是金氏陪嫁侍女之一;袁世凱家書中所述其為李熙所贈之婢

子:克權、克齊、克堅、克度

女:伯禎、籙禎

4

Anne of Cleves

22 Sep. 1515 ~ 16 Jul. 1557

德國公爵John III, Duke of ClevesMary, Duchess of Jülich-Berg的次女

婚姻:6 Jan. 1540 ~ 9 Jul. 1540

子嗣:無

結局:離婚,後被國王稱為「國王至愛的姐姐 -- King's Beloved Sister」;

她是六位皇后中活得最久最長壽的一位,去世時,為41歲。

金雲溪(嫁袁後改名月仙)

朝鮮人。一說是朝鮮某王妃之妹,由朝鮮王李熙贈袁;袁世凱家書中所述為李熙所贈之婢

子:克文(過繼給大姨太沈氏為子)、克良

女:叔禎(靜雪)、環禎、琮禎

結局:袁世凱去世後,吞金自殺,被救起,終因吐血而亡。

5

Catherine Howard

1521 ~ 13 Feb. 1542

Lord Edmund HowardJoyce Culpeper十個兒女中,排行第四的女兒

婚姻:28 July 1540 ~ 13 February 1542

子嗣:無

結局:離婚次年因叛國罪(通姦),被斬首

吳氏\季氏

(克文說是姓季,叔禎說姓吳)

朝鮮人。一說是金氏陪嫁侍女之一;袁世凱家書中所述為李熙所贈之婢

子:克端

女:仲禎、次禎、琪禎

結局:產後因月子病而亡

6

Catherine Parr

1512 ~ 5 Sep. 1548

爵士Sir Thomas ParrLady Maud Green的第一個孩子

婚姻:12 July 1543 ~ 28 January 1547

子嗣:無

結局:亨利八世去世後,再婚

楊氏

天津楊柳青人、普通人家

子:克桓、克軫、克玖、克安

女:季禎、玲禎

7

葉麗儕

江蘇丹徙人、南京釣魚港妓女、原為克文未婚妻

子:克捷、克有   女:久禎、璿禎、璣禎

8

邵惕若

山東濰縣人、大姨太沈氏之婢

子嗣:無

結局:因紅杏出牆而自殺

9

郭寶仙

浙江歸安人、蘇洲名妓

子:克相、克和   女:珣禎

10

9

劉氏

天津人、五姨太楊氏的ㄚ鬟

子:克藩   女:琿禎

 

【後記】袁世凱妻妾資料,眾說紛云,本文以袁世凱家書所述,及參考資料「百年家族袁世凱」一書為主。

 

 

 

請勿複製.jpg 

創作者介紹

Sharon's 燕巢

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schlafen
  • 天哪,這篇花了多少時間寫啊,不敢想像!最近HBO要播美人心機,正在想亨利八的事情,沒想到就看到這篇,太好了呀。
  • 【Schlafen】大概花了三個星期吧,老實說,寫得不好啦,2個男人加上16個女人全擠在一篇短文中,我頭都昏了,但又不想寫太長,會沒完沒了,越寫越多,太可怕囉。
    對了,有一點我真是花了心思呢,就是,看亨亨的話,請想像洋人的洋腔洋調,看袁袁的話,請想像北京腔,這是初體驗,已盡量使兩人的語氣不要太相似了,請指教。我很無聊吧?呵呵。
    「美人心機」我也一直想看,上映時錯過,HBO再播,我一定不放過。

    Sharon's 燕巢 於 2009/05/31 01:11 回覆

  • blkjck
  • 哇~~洋洋灑灑一大篇!!
    看得我眼花撩亂!! @.@
    將亨利八世與袁世凱湊在一起還真有趣!! ^^
    兩者情事如裹腳布...呵~~都過度自我陶醉了!!
    也不想想...
    千間房屋一張床
    萬貫家財三頓飯
  • 【blkjck】我寫得也頭婚腦賬,不想寫太長,否則怕會變成裹腳布,哈。
    第一次用這樣的寫法,純粹是自娛,見笑了。

    Sharon's 燕巢 於 2009/06/02 00:30 回覆

  • schlafen
  • 看了美人心機了嗎?喜不喜歡?

    請問「百年家族袁世凱」值得買嗎?充不充實?我後來想到,原來袁克文是中韓混血,這樣說起來袁家騮也有八分之一韓國血統。

    剛剛看到一個有趣的東西
    http://evilcapitalismheroes.blogspot.com/2009/05/li-young-lee.html
    你可能已經知道這個詩人了?他是袁克桓的外孫。「袁袁」的兒子孫子們成就非凡,老實說,袁袁也確實是一代大人物,戊戌那場如果不是他,西老太太?哼。袁袁實在是左右近代中國命運的一號人物,論實力也很有稱帝的資格,只是他早先在政治上的creativity不如孫中山,孫發起的革命運動可能也給予袁袁一些政治啟發吧,清朝都翻了,怎麼不能稱帝呢?

    唉,你這篇實在是很有趣,害我都開始對袁家族想入非非了。
  • 【schlafen】看了,看了。但對於瑪麗的個性,我不喜歡,太善良啦,太平靜了,少了些人味。
    為亨利生下兒子愛德華的情婦Elisabeth Blount,當亨利的情婦有八年之久,可是口口聲聲想要兒子的亨利在孩子出生後即與她分開,把母子送到別處莊園,為何這樣?原因不明。但緊接著就和瑪麗來往。
    所以我想如果劇情改成:瑪麗用盡心思把亨利從Elisabeth手中搶過來,後來卻敗給自己的姐妹,於是對Anne有著深深的不滿。當Anne被判處斬刑後,瑪麗先是幸災樂禍最後因手足天性還是原諒她了,感傷的陪她走完最後一程。兩個充滿心機的女人,最後因「死」,反結合了原本疏離的姐妹情,在倫敦塔的窗口,兩人望向遠處行進中的亨利與Jane Seymour,最後鏡頭zoom-in到Jane,Jane會是下一個「美人心機」嗎?
    妳覺得如何?呵呵,真是充滿想像空間的歷史故事!

    《百年家族袁世凱》我猜妳可能會有興趣,買來看看也不錯。

    Sharon's 燕巢 於 2009/06/02 13:09 回覆

  • jameshung2006
  • 好厲害~~~

    真的太厲害了~~~
    只能贊歎!!!
    給妳鼓掌!!!
  • 【jameshung】您誇讚了,真不好意思,謝謝喔 :P

    Sharon's 燕巢 於 2009/06/03 10:18 回覆

  • 小杜白雲
  • 其實後世對袁世凱的評價不盡公平,以稱帝之事而抹煞了他一生稱的上是赫赫功績。

    看過「明成皇后」這部電視劇的就大概知道那段歷史,不過連續劇充滿「大韓史觀」,作不得真。

    當時皇帝的親生父親大院君和日本一派走的近,袁世凱以而立之年的年輕軍官,生擒大院君送回清廷看管,周旋於日本、俄國列強之間,合縱連橫,訓練新軍,維持韓國王室,阻擋日本的野心。所以才韓國的君主才會贈妾給袁。

    日本人其實對袁氏恨之入骨,後來黃海兵敗,袁世凱逃的快,不然早就被砍死了。

    袁世凱回國後,依然是清朝官員中腦袋最清楚,思想最進步的一個。他訓練新軍將領,都是有勇有謀,多的是留學西洋,精通外文且才幹兼具,後來被稱作北洋軍閥的一批人都是出自袁的門下。

    歷史由成功者來寫,所以北洋軍閥的面貌就變得相當可恥了。歷史,可不是這麼回事吧!
  • 【小杜白雲】歷史只能當〝較為真實的故事〞看,本就不可盡信,政治這事兒,真真假假,是是非非,公道不見得自在人心。
    袁世凱與閔妃的緋聞,我沒寫上,因為存疑,而且篇幅已經太長了,再細寫沒完沒了,得打住。

    Sharon's 燕巢 於 2009/10/14 12:0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