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6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因為遭受車禍,被好心的鄰居太太帶去就醫,結果,左後腳掌被截肢了,所以貓友叫牠「斷腿」。

「腿腿」是我對牠的暱稱。去掉「斷」字,雖不那麼「寫實」了,但卻柔和許多。

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胡適曰:『麻將裏頭有鬼。』;

梁啟超說:『只有讀書可以忘記打牌,只有打牌可以忘記讀書』;

徐志摩言:『男女之間,最規矩最清白的是煙榻,最曖昧最嘈雜的是打牌』;

 

抓完牌,正在理牌的我,秀氣地問:『什麼是「天聽」?什麼是「地聽」?』;

我的下家兼莊家,老神在在:『妳們慢慢解釋,我先打牌…』;小姐她,打出一張風牌,於是…

我說:『胡了!』神色淡定,心中澎湃!

不明白「天聽」與「地聽」,無所謂(不長進),只要達到最終目標「胡牌」就開心。

「胡牌」這檔子事,不是憑牌技,就是憑手氣,但也有一種人,什麼都不需要,照樣能胡牌贏錢,誰?誰?誰敢贏「慈禧太后」的錢?

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大約一年前(2011),「嘿嘿」貓悄悄地出現了。喚牠「嘿嘿」,因為牠是黑色的。

未被結紮的「嘿嘿」貓,總喜歡跟在「貓爸爸」的後頭,亦步亦趨,就算「貓爸爸」表現出很不耐,回頭「喵」牠(應該是嗆說:別再跟啦),「嘿嘿」還是無怨無悔地像個小媳婦般的尾隨,或是遠遠哀怨的望著「貓爸爸」。

「嘿嘿」應該是女生,才會如此迷戀「貓爸爸」─我認為。問題是,「貓爸爸」是隻結紮的公貓啊,難道「嘿嘿」不會分辨嗎?怪了。

為免「嘿嘿」永無止境的單戀下去,也希望牠能常留在這兒,起碼能24小時不愁吃喝,於是,九月帶牠去結紮,也因此,澄清了「嘿嘿」貓的性別公的。啊,貓族也有「同性戀貓」?

Sharon's 燕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